广州御生堂中医肿瘤门诊 广州御生堂中医肿瘤门诊预约挂号0731-88886666

早期姑息治疗的获益受癌症种类的影响

时间:2018-10-17来源:广州御生堂中医肿瘤医院作者:御生堂中医点击: 127次
美国麻省总医院精神及行为服务中心JosephGreer等报告,对于新诊断的肺癌和胃肠道肿瘤患者而言,早期姑息治疗的介入有助于提高生活质量(QOL)、改善情绪、应对能力及终末期讨论的

美国麻省总医院精神及行为服务中心JosephGreer等报告,对于新诊断的肺癌和胃肠道肿瘤患者而言,早期姑息治疗的介入有助于提高生活质量(QOL)、改善情绪、应对能力及终末期讨论的频率。(2016年肿瘤姑息治疗研讨会.摘要号104)

Greer指出:与标准治疗相比,姑息干预疗法因癌症种类不同而效果有别。在肺癌患者中,与接受标准治疗的对照组相比,接受早期姑息治疗患者第12周评估的QOL有改善,第24周时评估的改善情况更显著。但在胃肠道肿瘤患者中,无论是姑息治疗还是标准治疗,两组患者第12周时评估的QOL均有改善。

早期姑息治疗改善预后---

Greer等曾入组151例新诊断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进行随机对照研究,发现姑息治疗的早期介入可改善多种预后关键因素,包括改善QOL、对抑郁症状的理解情况、促进终末期关怀的实施。本次研究进一步扩大了样本量,入组了350例新诊断的不可治癒肺癌(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间皮瘤)患者及胃肠道肿瘤(胰腺、肝胆、胃、食道)患者,随机分配到姑息联合标准治疗组或常规治疗组。除了审阅患者报告的QOL情况外,研究者还从患者的视角来观察给予早期姑息治疗这一基本策略在透析“患者及家庭护理者是如何应对疾病的”这一问题上是否有区别,期冀进一步验证既往有前景的研究成果。

他们应用PHQ9量表分别在基线、12周及24周时评估QOL和情绪状况,使用简明COPE量表评估患者的应对方式,此外还进行了治疗可能性认知评估及临终关怀交流评估。

结果显示:大多数姑息治疗访问者(75%)的基本关注点是症状控制;第二项最普遍的关注点是应对(70.2%)及“我们如何支持处于病患中的个体?”其他关注点包括融洽(44.4%)、疾病理解(38.4%)、治疗决策(16.3%)、进展期患者的关怀计划(14.2%)及处置[如临终关怀(2.1%)等选择的讨论]。

12周评估为主要观察终点,两组患者的QOL变化、PHQ-9量表或HADS抑郁量表评估的情绪症状得分没有明显差异。

24周时,PRO量表与PHQ-9量表分值有显著差异,但HADS抑郁量表无显著差异。姑息治疗患者具有较高的QOL(B=5.36,P=0.02),PHQ-9量表表明抑郁减轻(B=-1.17,P=0.48)。

尽管如此,根据肿瘤类型的亚组分析仍显示早期姑息治疗肺癌患者在12周时QOL即有改善。

出于对预后的理解及沟通效果的考量,以“治愈为首要目标的治疗”组群及倾向于“即便意味着更多疼痛和不适也要尽可能延长生命”的组群之间没有真正的差异。但以治疗决策和疾病应对为考量尺度时,常规治疗组和姑息治疗组之间有差异(89.9%vs96.5%,P=0.43)。

值得注意的是,在姑息治疗组中,谈论临终愿望的患者比例几乎是对照组的两倍(14.5%vs30.2%,P=0.04)。

“这些比率其实很低,表明该领域仍需开展很多工作。癌症类型导致QOL和情绪轨迹的变化很大,此发现为未来研究提出了很多重要问题。”Greer强调,“既然肿瘤治疗领域会更加具有针对性和人性化,姑息治疗干预是否也需更有针对性和个体化?”

利用好现有资源---

加利弗尼亚人口科学部的MatthewJ.Loscalzo注意到:患者病情越复杂生存越久。当直面医学问题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时,护理人员的准备非常不充分。医疗卫生系统越不健全,协作就越少。他表示:“姑息治疗的实施面临许多问题,但一条途径是利用好现存资源。现在有大量数据表明患者的需求未被满足,各机构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对支持性卫生服务如此大开方便之门。我们必须真正关注那些最需要姑息治疗的人。”

癌症治疗正在发生变化。医疗需求应被提升到战略的高度,虽然医务人员不能为所有人提供事无巨细的服务,但可以搭借诸如登月计划、CancerlinQ等项目的东风,因为现在有大数据支持针对特定高危、高费用人群提供服务以满足生物-心理-社会方面的需求,这些都需要整合。

本文由广州御生堂中医肿瘤医院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肿瘤专家

专攻中晚期胃癌